夕右

不定期更新,谢谢关注

实在是对不起玺子哥,不出一格,你的甜蜜还没有一格。残忍的作者,就让“嘎”然而止。



后面会有甜的吗?大家是希望凯源最后,还是千源最后呀?



ps:这好像是 我在这片文里第二次问啦(・ิϖ・ิ)っ



【伪现实‖虐向】如果没有如果 D.36

(此文请勿上升置真人,谢谢大家)


庆祝王源“学成归来”的饭局上,王源喝了好多酒。于是乎,有两个人按耐不住了。千玺一把夺过王源手中的酒杯,“别喝了,会醉的!”王俊凯也皱着眉头问道:“王源儿,怎么突然喝这么多?”



王源直拍左右两位大佬的肩:“酒好呀!酒中,自有颜如玉!酒中,自有黄金屋!”



王俊凯差点没被他笑死:“如果酒中净是这些,那书中还剩什么呀?”



回答他的,是王源紧接着又开了一瓶。大人们都不敢拦着他。毕竟有些事情可能真的要喝多了,才会舒坦些。



但在千玺眼中,王源没成年呀!没成年呀!没成年就该跟自己一样,不许喝酒,还是酗酒!



“不许喝了。”千玺一把打掉了王源手中的酒杯。饭桌上的气氛瞬间跌到冰点。王俊凯忙想开解两人。就听到王源嘴角含着笑意道:“好!不喝了!”看着王源的背影,看着他对千玺婉转的眼睛。王俊凯心口好像有什么,又碎掉了一遍。



千玺没有想过,王源会听自己的话。更没有想过,王源会乖乖的被他牵着回家。



正值盛夏,北京的夏天,是一整年最无聊的季节。没有鲜艳的花、没有飒爽的风、没有傲然的雪。只有一轮弯月,挂在天边。在没有星星的夜空里,孤独得显得空旷。


但此刻千玺的心中,却如同盛开着千万朵花、拂过阵阵微风,甚至开始,飘起星星点点的小雪。



这融合着春花秋月,夏炽冬雪的夜晚。就显得格外迷离浪漫。



况且身边,陪伴着的是朝思暮想的人。



那种感觉,好像把人沉在蜜里面,美好得 不想松手。



虽然不能在大街上肆意闲逛,但在公司门口的花园,随意转转还是可以的。




两人走至河段草阶处,王源拉着千玺坐了下来。



“千玺,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酒吗?”



坐在草地上,王源望着天上浩瀚的夜空,记忆飘到好久之前。



“因为喝多了。疼痛感就会少一些。酒中,真的有另一个世界,一个自由自在的,无拘无束的自己。”



千玺好像无意间,看见了眼前这个少年的内心世界,好像寸草不生、好像广寒宫一样清冷。他从阳光变作月光,清冷得任何人好像都不能靠近,所幸  今天他还愿意对自己一展心扉。



“ 好怀念小时候呀!好怀念锅盖头时的我们!哈哈!好怀念王俊凯的虎牙、你的梨涡!好像那个时候,没有钱、没有广阔的舞台。只有小小的练习室。也装得下我们的全世界。”



少年的眼泪,从星眸中溢出,在月光下熠熠生辉。



“什么时候开始,大家都变了,天上不再有星星。月亮只愿意到八月十五那一天圆满。”



“我们,好像再也回不去小时候。每个人,都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。每个人,总有无数个属于自己的秘密。”



王源一边揉掉眼泪,一边突然转头望向千玺。



“千玺。五年了!够了。”



“不要再等我,不要再为我付出了,我回报不了。即使那个人,永远不会回过头来。你对我的付出,我也无以为报。”



千玺的心,像刚盼到天晴又下雨了一样,他以为,王源开始慢慢接受他了,至少他只愿对他敞开心扉。原来,又是空欢喜一场吗?



“我等了他,六年了。我习惯了。可是你不能习惯,你需要的,是一个爱你的、懂你的人,是一个值得你爱的人,而我,不值得。”



他好像又变成了广寒宫里仙子,又把自己封锁起来,不让任何人靠近。



“我也很想,把他忘掉,我也尝试过,可都失败了。你看,我和他,都是多么残忍的人啊,他无心,给我留了一段情,我就情不自禁了。我无心,搁你那欠了一笔债,让你也陷入其中了。”



“你看。我是一个多坏的人啊。期盼着他留恋的目光,又舍不得你的肩膀。”



“我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坏蛋!所以,别在为我费心了。我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王源。而你,也不是从前的那个千玺了,不是吗?”



有时候千玺想,他宁愿那天晚上,没有拽着王源出门。宁愿那天晚上只是一场梦,因为太美好,也太短暂了……



王源说,他不再是从前的王源了,可他,永远都会是从前的那个“小千千”。从第一眼,看见那个可爱的,对他扬起璀璨笑容的“青蛙王子”时,他的心便丢了……



PS:此篇儿主要交代千源,后篇儿马上会有凯源哒!大家敬请期待哦♡(ฅ>ω




不得了,竟然是 牵着凯源在重庆现场磕糖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

山水念词.:

和史强在十周年演唱会上在B站搜凯源233333333

【伪现实‖虐向】如果没有如果 D.35

(此文请勿上升置真人,谢谢大家)


七月六号下午三点。三个月,整整三个月。当大门打开的那一刹那。王源甚至能闻到空气中栀子花甜甜的香味。那是在监狱里、梦境中魂牵梦萦的味道。





远处强哥、任姐和父母都在,眼睛里,像是被太阳折射的,好像水晶。每个人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。





王源长高了好多,还是那么清瘦,身上的寂寥感,更重了。





他就这样微微一笑,远处的人啊,都要哭了出来,那是他们从小看到大的孩子呀!他经历过辉煌,也跌落过低谷,在地狱里,被炎火侵蚀了三个多月,一个人,粉身碎骨!





他在变迁中沉浮,在坎坷中感受荣辱,他是怎么熬过来的,没有人知道!此刻,更没有人想知道!





就这样,王源以国外课业结束为由,重新回归大众视野。公司特地安排出现在机场、特地安排粉丝的欢迎,特地安排媒体的曝光。不过是为了掩盖。就这样从人民监狱到机场,从退掉单调囚服到换上华丽的外包装。





没有人知道,王源的心被裹上了多少层。有多么的无坚不摧了。





他依然那么耀眼,视频里的他就真的像学成归来,他的笑容里永远能让人如沐春风。





今天,王俊凯和易烊千玺没有接任何工作。他们不能去人民监狱门口接他,他们不能去机场等他。他们甚至不敢打电话给他。





他们只有在练习室里久久徘徊。两个人相顾无言。这样的气氛持续了整整三个多月。只要两个人聚到一起。就像两座冰山。谁也不愿意搭理谁。





王俊凯整日活在愧疚里,除了工作。就是不停的练舞、不停地找关系。只希望王源能够早一点出来,只希望让自己的脑袋里,不要总想着王源,总想着王源的笑,王源的泪……





易烊千玺懒得理王俊凯。没有王源、没有组合,也就没有他和王俊凯任何关系。他没办法去不怨王俊凯。如果没有他,王源不会坐牢,王源不会被他触摸不到的地方受苦、受痛……





从机场到公司,不过一个小时的路程。王俊凯紧张得踱步。想了三天三夜要说的话,此刻,终于见着王源,却紧张的发不出声来。千玺被挡在王俊凯身后,手握成了拳头。





凭什么每次都要他等待,等待王俊凯说完。看见王源的那一刹那,看见他完好无初,看着他婉转着笑意的眼睛,千玺总算心放下来一半。就在他想要一把推开王俊凯的时候。





好久不见了,兄弟伙们,give me fine!你们源哥我又回来啦!不过之后你们可要好好弥补弥补我,想我在那里面没吃没喝,一人请三顿少不了的啊!





他还是那样想挑动着气氛,以为能够回到当初。





然而他忘记了,此刻的王源,早已不是三个月前的王源。此刻的王俊凯和易烊千玺,当然,不会是三个月前的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了。经历了这么多,三个男孩儿都长大了。





王俊凯首先过来,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。他用,只有两个人,听得见的细小声音,对王源,说了一遍又一遍的对不起。





王源拍了拍他的肩,认真的说道:“傻孩子!你难道没有发现,正是最非同凡响的“旅行”,让你源哥我,终于跟你俩一般高了吧!嘻嘻!”





王俊凯这才揉了揉眼睛,方才太激动,竟没有发现王源已经和他一般高了。





真好,这可是王源之前最大的心愿。





“而且我告诉你们,我在那里面,可没少创作。那都是,文学史上将会浓墨重彩的一笔!总之,我是,因祸得福了呢!”





“ 好好好!回来就好!”王俊凯已经说不出任何话来。他怯怯地自喜,内心的愧疚感终于减少了一些。





终于轮到千玺!那个少年,没有任何话语,他像第一次去探监时那样,像后来,每一次去探监时那样……王源也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,他以为自己已经够执着,他以为眼前这个人,这么久没见、这么长时间没有联系,总该放弃了。





可是,这三个月里,只有这个人。明明顶着高考的压力,明明知道自己不会有任何回应。还是一如往昔,每一个星期,都会准时出现。不辞风雨……





他面对所有人,都可以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。可面对千玺。他好像快掩藏不住了。





也许,是因为在漫长 邀邀无期的岁月里,在看不见光 透过雾蒙蒙云层的时光里,他不偏不巧的出现了。也许,他是仗着,千玺对自己的感情吧!





好像只有在他面前,他可以懦弱,可以懦弱得哭很久 很久……










【伪现实‖虐向】如果没有如果 D.34

(此文请勿上升置真人,谢谢大家)

监狱里的日子,一天一天的流逝。帕克不知因为什么,没有再来。王源就坐在最靠近铁窗的地方,静静地望着窗外。他什么也没有想,刚开始的时候他还会想,明天、明天能出去吧!后天、后天就能出去了吧! 大后天、大后天总能出去了吧!



直到一个星期之后, 监狱终于允许探监,强哥小马哥、胖虎哥都来了,娇娇姐哭成了泪人,千玺在一旁,直钉钉的看着王源,也不说话。那个人也来了,却跟个木头桩子似的,躲在最后面,好像有人逼他来一样。(解释:因为王俊凯感觉亏欠王源,所以不敢见他,但又想见他,所以来了却躲在最后。)



直到临别,娇娇在玻璃外,嘱咐了再嘱咐,强哥,小马哥、胖虎哥把她拉走。千玺终于开口,他几乎咬牙切齿地说“我对你很失望!”( 解释:因为王源没有好好爱惜自己。)王源不知道自己能说些什么,他只好笑了笑,希望千玺能放心些。千玺叹了口气又道,“好好保护自己!其他的交给我们!”王源点了点头,“我会的!你们也是!”千玺恋恋不舍的,放下了手中的电话机,在胖虎催促下,一步一回头的走出了探监室。



王俊凯落在了最后,他终于敢抬头,看了看王源 。头发凌乱、穿着囚犯才穿的脏衣服、嘴边的胡渣,因为没有时间打理,衍生了一些出来。他整个人显得憔悴,而且更加苍白了,可是,脸上的笑容是那么刺眼。



他也终于能开口道:“你别以为只有你一个人痛苦,外面的我们,比你更痛苦!”他想不出什么宽慰王源的话,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王源。他知道的王源,总是大大咧咧,总是笑容灿烂,总是永远是那个开心果。他知道王源一向很坚强。



可是再坚强的人,也都有脆弱的地方。他不知道的王源,只不过是伪装的坚强。



他从来没有看过,王源那样的笑。这个人在他面前笑过无数遍。笑容在他的脸上,变换作万般模样。可是不应该是,今天这个样子。他明明不想这么说,可是看着王源,那样的笑容。他就不知道怎么的 脱口而出了。



“我知道!和他们好好保重!帮我多担着点儿啊!队长!”王源还是那样的笑容,他知道王俊凯在想些什么,这个人啊!总是刀子嘴豆腐心!王俊凯突然转过身去,他不想王源看见他的眼泪。胡乱的乱摸一通之后,又转身拿起电话,刚想再说些什么,“等我回来!”电话里是对面少年坚定的声音,王俊凯只记得自己答了一声“嗯!”



又是一天清晨,王源知道这样的日子,还得有一段时间,所幸之前拜托娇娇姐带来的几本闲书,(有功课书和乐理书)可以打发打发时间。



“王源!”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,王源本能的回头。眼前的人正是多日不见的帕克。“小家伙。这么长时间没见。想我了没有!”王源转过头没想理他,继续看着手里的书。帕克的脚步声越来越近。“我可是想你,想的要紧呀!”看情况不对,王源刚想站起身来,帕克却提前一步 猛的扑了过来……






【伪现实‖虐向】如果没有如果 D.33

(此文请勿上升置真人,谢谢大家)

这是王源,真正走进监狱,虽然以前也去实地看前辈拍过,与监狱有关的题材电影。原来两者真的是 不一样的。



监狱里原来一进去,是需要搜身的。就像现在,手被手铐铐着无法挣脱,等待一个叫帕克托的,好像是这个监狱管事的过来搜身。他不敢反抗,他知道这会儿,如果不乖乖配合,免不了皮肉之苦。



“那边那个,过来!”听到喊声的王源,低着头走了过去。“哟!这不是那个啥明星?王源嘛!怎么也犯事儿被关进来了?”帕克托嘴角尽是嘲讽的笑。“瞧!这细皮嫩肉的,还真不适合监狱!”不过倒挺适合我,帕克托心想。



王源不想答话,只等把羞辱熬过去。“来!趴到桌上,把衣服脱掉,让我检查!”帕克的话让王源瞪大了眼睛,“是,只脱外衣吗?”王源不禁问道。“当然是……全部脱掉!”帕克嘴角不由扬起,眼底是讥讽的笑。



“不可能!”王源骨子里的硬气,总是让他没来得及想后果。“喝!脾气还真不小!我来看看是你的脾气横!还是我的皮鞭横!”



帕克一鞭一鞭抽在王源身上,抽破了他的囚衣,直到把他整个人抽倒在地。“还敢不敢顶嘴了?”看着帕克以一种胜利者的模样站在面前,俯视着自己狼狈的样子。王源愣是让自己没发出一点声音。



查询室里的鞭声,还在继续。帕克的嘴里,满是污言秽语。直到王源被打昏了过去,才被带出查询室。当然,监狱里的囚犯早就习惯了这一切。这里是没有人权的地方,是好人的地狱。



帕克把他安排在一个还算得上干净的囚室里,他暂时还没有想,把王源分给其他人的打算。毕竟自己还没有吃到嘴的东西,怎么能便宜别人呢!



而早早就收到消息的公司一行人,早就在外面焦急如焚了。这短短的几个小时,对他们来说像是晴天霹雳。王源怎么会进了监狱?要知道一个艺人,有了这样的黑历史,以后还怎么混?



王源的母亲父亲在电话里泣不成声,争着吵着找公司要说法。小马哥、强哥更是早早的赶到监狱门口守着。只希望检察官能通融通融,让他们进去。



这还是个孩子啊。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啊。他虽然早早的进入了社会。但他从来都是最让人放心的一个。他的未来还有大好春光。怎么可以在监狱里浪费。



而收到消息的千玺,更是不顾工作,赶最早一班的飞机飞回北京。他脑袋里 一直回想着昨晚做的那个梦。梦里,王源微笑着又像哭了的对他说  等不了他了。怎么是会这样?王源,你怎么可以不等我!



假的,一定是假的。王俊凯整个人都空了。今天公司里的人告诉他,王源被抓起来了。被关进了监狱。怎么可能呢?王源哎!他怎么可能被关起来?空荡的练习室里,发不出一点声响,来回应他此时的无助。王俊凯抱着头 埋在手臂之间,小声的抽泣。



经纪人第一时间封锁了这个话题。所以娱乐圈的人还无从知晓。官方对此声称王源是去美国进修了,为期一年到半年不等。所以这几个月内都不会再有关于王源的任何消息。











【伪现实‖虐向】如果没有如果 D.32

(此文请勿上升置真人,谢谢大家)

王源一直在想,如果时间真能倒退,哪怕只退回那么一次,倒回去那天该有多好!可惜老天没给他从头再来的机会!





那一天,邵阳被送进急救室,王俊凯因为低血糖也被王源强迫去一旁输液,而他自己则守在抢救室门外等待结果。





直到一帮警察冲进来,直到手术结束  医生宣布  手术成功,他才稍稍松了一口气。之后 警察带他回去做笔录,他想了想还是没有去叫王俊凯。





警察局里 面对一个又一个迎头而来的问题,王源也不明白自己口中的王俊凯,怎么都变成了自己。他听见自己的心在说,没事的,不管怎么样 自己毕竟未成年,还没满18岁。就算真有什么,也……没什么的  王源  别吓自己  没什么的。





另一边,王俊凯从昏迷中醒来,小马哥告诉他手术很成功,但还是得看后续病人恢复情况,王源在警察局做笔录,一会儿就回来。“那千玺呢?千玺怎么样了?”王俊凯的声音颤抖着,“千玺没事儿!只是轻微的麻药,早醒了。估计这会也赶去看王源了。”





小马哥见王俊凯神情瞬间耷拉了下来,“哦,去看王源了。哦,这样啊!”小马哥无奈摇了摇头,这样的王俊凯真的还是太不成熟了,心里不禁有了些抵触。“小凯!那我们是不是  也去看看王源?”小马哥还是说出了自己想法。





“哦!对的!我休息够了。走吧!”而等王俊凯赶到警察局时,王源已经被易烊千玺接走了。看着空荡的马路,王俊凯轻叹了一声,只好往回走。小马哥一直陪在他身后。





“千玺,谢谢你了!还特地来接我!”王源眼光真切、语气轻柔,惹得易烊千玺红了耳根。“没关系,你刚刚有没有怎么样?”





王源知道千玺是在问,他被王俊凯救走后发生了什么。也大概是因为刚从警察局出来,头脑还不太清醒、没考虑到那么多,于是就将事情的原委一五一十告诉了他。之后就是千玺没少数落王俊凯的莽撞,也因此让这一路上,王源十分后悔。





快到家的时候,千玺终于说出了自己一路上想说的话: “那个王源,我可能马上要出国了。”边说着,边偷喵王源的神情。“什么?去哪里?进修舞蹈吗?”看着王源明显紧张起来,千玺心里不禁偷乐儿。





“嗯!去韩国,不过 过几天我就回来了,你有什么要我帮你带的吗?”千玺不明白王源的担心,跳舞一直是他追求的梦想。而让王源忧心的是,毕竟快到高考了,王源搞不懂公司为什么给千玺这样的安排。





“没有!那你要早点回来!一路顺风!”王源尽量用欢快的语气面对千玺,不想搅乱他的好心情。“嗯!等我回来!”王源看见夜风里,红着脸的少年嘴角,梨涡浅浅。





第二天清晨,王源被一通电话吵醒。接着就坐上了开往警局  开往人民监狱的车,他甚至连什么,都还没来得及向公司交代、向家人交代,甚至还没来得及,去看一看王俊凯,怎么样了。





当车辆,缓缓行驶过高速公路、行驶过曾经走过的每一个十字路口。他甚至在想,这会儿能跳车吗?能再给他,哪怕十分钟、哪怕十秒钟,回去看一看家人,回去,看一看王俊凯吗?





还有……易烊,我怕是  等不了你 回来 了……





预告:下一章是监狱文   喜欢的朋友   可以期待~








【伪现实‖虐向】如果没有如果 D.31

(此文请勿上升置真人,谢谢大家)

“小帅哥你好,又见面了!我是邵阳,你应该见过我,在那次发布会上。”来人居然是王俊凯的叔叔!这令王源诧异  不解。既然是王俊凯的叔叔,为什么要绑架自己和千玺?为什么还要逼王俊凯做选择?家族纠纷?还是商业矛盾?好像应该都不是。那是为了什么?





“其实你大可以不必考虑,怎么对付我。也不必费心,怎么逃出去。说完了接下来的这件事,我自然会放你走。”男人的声音平缓,语气如常。王源知道,他说的是真话。





“我知道你是一个聪明的人。当然,我只跟聪明人打交道。”他一步一步,走到王源的身边,竟然摘下了蒙住王源的布条。





“这次我请你们来,只不过是想跟你们玩一个小游戏,顺便测试一下 我这个干儿子有没有警惕性和责任心。”说着,他又佯装好意的帮忙取下,王源嘴里的布缎。看着他的虚与委姨,王源当然知道,这只是哄骗他的假话。想演戏是吗?那么他奉陪。这种情况下,他只能应和眼前这个男人。





他不想承担,没必要的风险。也不想,让家人担心。他只要附和这个人,等他逃出去,才是最重要。





“王源你说说,我这个干儿子王俊凯,怎么样啊?”男人笑眯眯的看似 跟他聊起了家常。而王源心里清楚,他只是在降低自己的警惕心。这个人如此大费周章,策划这一切。他真实的目的,也许,比自己想象的更可怕。





“王俊凯,对人很好。是很合格的队长!”王源的回答简单又坚定,放在哪一种情况下,都无比正常。而在男人眼里,却不是这样。“哦,只是这样吗?我怎么听说,你对我们家王俊凯,有别的什么想法呢?”





男人想在王源的脸上,探寻到哪怕一丝裂痕。可惜他要失望了。论演技谁也比不过王源。只见少年直视着他的眼睛,平淡的说道: “那也许是别人单方面的看法。我们之间的情感,不需要旁人的说明吧!而您作为他的叔叔。难道也相信这样的无稽之谈吗?”





王源的态度让邵阳诧异,这样一个17岁的小男孩。难道已经有这样的城府。他这是在跟自己演戏?这,是他,所听说的王源吗?要不是他早就调查出,王源对王俊凯的心思。他几乎都要被这番话,给说相信了。





“叔叔,如果没有别的问题,我想就先离开了。”少年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站了起来。王源的回答让邵阳迷惑,而他疑惑的瞬间,王源已经没打算再给他思考的时间。





“王源,我来救你啦!”那是王源听过最好听的声音,可是放在这种情况下,还真的有些不合时宜。王源叹了口气,真是有一种结交了猪队友的感觉。





王俊凯飞快地冲了过来,以至于他没有看清“凶手”的模样。砰的一声,王源看着那人倒了下去。血……血从地上蔓延开了。他冷静的把人翻过身了过来,而王俊凯却被吓坏了,整个人瘫倒在地上。





“打120!快!”王源一边尽量为邵阳做着急救工作,也幸亏他前段时间拍戏有学过。一边指挥着王俊凯打急救电话……





【伪现实‖虐向】如果没有如果 D.30

(此文请勿上升置真人,谢谢大家)

铁门徐徐打开,王源听见有人被推了进来,绑匪把两个人绑到一起。来人没有发出任何声音,王源猜测 他也一定是被蒙住了眼睛 不能耳语。会是谁呢?难道是王俊凯?






突然间 那个人一把抓紧了他的手,被绑在一起的手,背靠着背几乎能听见他紧凑的心跳声,王源好像愈发能确定他心中的答案,这个人一定跟他很熟。






“你是谁?”王源用模糊的声音这样表达,对方没有回答,只是更加用力的用他的手,攥紧王源的手。他听见他他同样用模糊的声音说着 “别怕!”别怕,我会保护你!王源的眼泪顺着侧脸,滑落。他知道只有那个人会这样说,你为什么要来?千玺……






而此时   正在看剧本的王俊凯,也同样收到一封邮件。视频的内容  让刚打开的王俊凯吓得打翻了咖啡。画面中的两个人一个是最好的兄弟一个是千玺!王俊凯急忙拿起电话想报警,又想起不能对社会大众公布这则消息。而此时 电脑里又收到了另一封加密消息。






时间在这一天,对三个人来说,突然变得很长,明明平时,只是两三个小时的训练时间。在这一刻,也变得无比漫长。而等待王俊凯的  是一个更艰难的选择题。






王俊凯赶到的同时,王源已经利用之前偷偷藏好的吃饭用具,将绑住双手的绳子挑了开来。而他和千玺,则继续伪装成被绑架的样子,因为他知道对方一定也设计了让王俊凯前来,只是为什么要冲着tfboys,他不知道……






当王俊凯推开大门的同时,他的眼睛就紧紧盯着对面的那两个人。不,准确的来说,是只盯着那一个人。他的呼吸声急促,不难想象,他是跑过来的。而让他更想说话时,广播声响了起来。






欢迎最受欢迎的tfboys组合来到我的工厂,是带了变声器的声音。现在我们需要,队长王俊凯先生,您来做一个选择。A和B两个成员,你来选。 时间有限,我们只给你十秒钟的时间哦!十,九,八,七……






王俊凯从来没有比在这一刻更希望时间,能过的慢一点 再慢一点。他的选择,当然只有一个,可是,他不想伤害另一个。






六,五,四,三……终于,他还是做出了选择,他在心里发誓,他会回来救他的。于是,当他扶着千玺的背,走出那个可怕的漩涡之时,他不敢回头看王源,而尽管 早已知道结果的王源,此时还蒙着眼睛。尽管那双眼睛还是不争气的,抹上了两滴眼泪水儿。






千玺的麻醉药效还没过。可是,他还是拼命的抓住王俊凯的衣袖,一遍一遍用尽力气说,不能丢下王源,不能丢下王源。






王俊凯只好一边安抚他,一边加快速度。他要赶紧把千玺,送到安全的地方。然后,要回来救王源的……






另一边  






空旷的工厂,只剩下王源一个人。他没有坐以待毙。正襟危坐的他其实在想,怎么样逃。他知道这里,就算没有人,也会有摄像头的监视。这个幕后主使,也不会轻易放过他!而他,必须尽快的,避过摄像头,逃出这个地方。就算没有人帮忙。他自己,也能行……






而当铁门再一次打开之时。王源,看见了那个人的脸庞……







【伪现实‖虐向】如果没有如果 D.29

(此文请勿上升置真人,谢谢大家)

“小凯这次你真要感谢源源,他自己导的戏还把男主角,这么重要的角色让给了你,你再跟他闹变扭也别都表现在脸上啊!”任娇娇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来劝和,在她眼里,现在的王源实在比王俊凯成熟太多了。




王源靠着自己拿下了版权,又凭着好人脉拉来赞助商,大家都能看出王源对这次电影很重视。而他竟然把男主角如此重要的角色给王俊凯,大家都很费解。就连王俊凯本人都不知道,明明前两天还和自己“吵架”(他自己认为)的王源,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。




“王源!可以上场了!”工作人员将话筒的到他手里。“好的,知道了!”发布会,又是发布会,从小到大不知参加过多少个发布会。王源永远知道面对镜头该用怎么样的表情,面对镁光灯、面对那么多想要拼命研究你的面孔,你该说什么 该做什么。他就要表现的像现在一样得体就好了,对 就是得体。




发布会主要是对外宣布王源将自导自演的青春电影 《少年》 王俊凯因为工作原因未能到场。




“喂!你好是王源先生吗?” 电话里的声音  陌生却镇定,“你好,请问你是?”结束一天的工作,就接到这样一通电话,王源不由得谨慎。




“你有一份快递包裹到了  我们给您放在门卫这儿了,寄信人是王俊凯先生,请您务必亲自来取!”王源记得王俊凯最近并没有说要寄给自己什么快递  (就算有 也不是寄来自己这里,也是请人代拿的),但是既然电话里的那个人让他亲自去,想是必有原因,更何况 和王俊凯有关,他必须去瞧瞧。




喊上史强,两人漫步来到警卫室, 推开门  看到警卫室里竟空无一人,不禁谨慎起来。环顾四周,明晃晃的警卫室,四下安静,恍惚只听得见风的声音,史强马上察觉到了很不对劲。连忙让王源先回去,自己则在原地留守准备报警。




王源本想留下,但在强哥的劝阻下,只好顺着原路,一个人往回走,四月份的天气阴晴不定,刚刚还是皓月当空,这一会儿竟飘起蒙蒙细雨来。忽的一阵桂花香气飘过,再看狭长的小径上,空无一人。花香不在,长夜还在继续……




仿佛颠簸了好长一段时间,终于 被人押下车 带到了一个貌似工厂的地方,隐约能听到外面工地上传来的声音。被丢下  这些绑架的人就离开了,没收了手机和一切通讯设备,却没有给王源扯下蒙住眼睛的布条、绑住手的绳索,手不能动  眼睛看不见四处,陌生的环境让这个17岁的少年举足无措。




他不知道怎样通知别人来救他,这样的绑架案  他头一次遇到  怎么样能在不被媒体曝光的情况下 成功逃脱  得救,是他首要的目的  可是谈何容易。




王源在黑暗中昏昏欲睡,第二天黎明 铁门打开的声音惊醒了他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