夕右

☆凯源伦紫,谢谢关注☆

于心有愧 22

西路西路:

* 来听一个故事,揭开第一个谜底




01-02  03  04 05 06 07 08-09 10-11 12 13 14 15-16 17 18 19 20 21






22


 


自从别墅搬出来之后,王俊凯就没再见过王源。尽管王源的名字如影随形,似乎无论他走到哪,总会从别人嘴里听到那个优秀又高冷的“小王总”。


忙起来的时候还好,专注工作投入角色王俊凯也无暇分神去思念。但只要一闲下来,哪怕只是短短的半小时候场时间,他总会顺着身后的脚步声下意识回头,理智上明知道不可能,情感上却始终在期待,万一呢?万一在我身后的就是他,我不回头岂不是又要错过了?


 


然而上帝始终没有还给他期待已久的这个万一。


 


再次见面是在六月的北京。


王俊凯坐在观众席的正中,情绪还沉浸在片尾曲的袅袅余韵里,不其然点亮的灯光让他不禁眯了眯眼。下一秒,主持人走上舞台,响亮地宣布投资商代表到场,请王源先生上台说两句。王俊凯愣在当场,连鼓掌都忘了。


 


来之前他就问过齐远航,跟其他工作人员也确认过,说王源有事是不会来了。当时也说不清失望还是庆幸,但仍觉得理所当然。小王总日理万机,当初若不是他无理取闹威逼利诱,王源怎会腾出这么一大段时间来陪他去吹海风吃盒饭。


 


王俊凯至今也想不通,王源到底图的什么。其实以王源如今的财力和地位,他完全能投资更红的编剧和艺人,而不是把钱扔进这个不知有没有回报的剧组。


 


身旁的陈欣然最先发现他的出神,便用手肘戳了王俊凯一下。王俊凯回过神来,宽阔的屏幕下方,灯光亮堂堂地倾泻而下,王源挺着笔直的身板站在那儿,包裹在衬衫里的身材依旧消瘦,脸上自持的神态始终诠释着骄傲。


 


不过两个月多月不见,王俊凯觉得王源好像又成熟了不少。身上那些少年般如风的肆意竟所剩无几,站在台上的那个人离他记忆中的王源,似乎更加遥远。


 


不其然他的名字在对话中出现,王俊凯闻言居然紧张得腾地站了起来,隔着半个放映厅的距离,越过重重人群,他终于重新看进王源的眼睛。也许是离得太远,王俊凯读不懂那双眼眸在向他传达着什么;又或许是灯光太亮,他觉得自己视线涣散,无法看清王源的神情。


 


好远,王俊凯想。


 


王源站在下面,微微抬着下颔看向站在人群中央的王俊凯。相比台上,观众席光线昏暗,两人有一瞬间互换角色的错觉。王俊凯又忍不住感慨,王源果然适合舞台,他的身上似乎天生带着吸引人的光芒。


 


心中思绪万千,旁人却毫无所觉。


两人客气又官方地顺着主持人的调侃打了个哈哈,主演们重新被请上舞台。接来下便是乏味的宣传和采访。


 


王源现身后,王俊凯一直提防着,怕会有记者问些尖锐的问题。而且许雅文跟王源第一次同台,虽然王源不是演艺圈人,齐远航也跟他提过这种通稿对王源的影响微乎其微,但之前那些被网媒传得几可乱真的绯闻,仍让王俊凯有所顾忌。所幸齐远航所言不虚,加上长郡和盛唐的人脉,首映会到场的记者都是主流媒体,网上那些难登大雅的花边消息,在今日的场合根本不值一提。


 


拍合照时王俊凯伸手拉了一下顾扬,那人便被堵在了王源身边。顾扬眨了眨眼,看着王俊凯不着痕迹站到王源身旁,那两人视线不经意地相触,又马上默契地躲开,脸上却依旧挂着得体的笑容。


 


站在王源右侧,顾扬这才察觉,踩着高跟鞋试图挤到王源身旁的许雅文正被他堵得严严实实。手臂被碰了一下,他低头一看,发现王俊凯的右手半环在王源身后,几乎把王源整个人圈进了怀里。那条有力的手臂固执地横着,堪堪挡住了后面不断往前挤的工作人员,却与王源的身体隔了半个手掌的距离。王源整个人就这么被王俊凯的手臂划进了一个安全范围,谁也无法靠近,连王俊凯都不敢轻易触碰分毫。


 


站在王俊凯身侧的陈欣然与顾扬隔着两个人无声地交换了一个眼神,都无声地叹了口气。


 


一直都知道王源很忙,但王俊凯没想到自己居然连跟他好好说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。首映刚散场,还有许多人没来得及跟他打招呼,王源就领着贺林从后门离开了。


 


待在休息室等秦铭整理行李,王俊凯看着微博里的预览图,才发觉原来刚才他跟王源靠得那么近。搓了搓鼻尖,那人身上的清爽气息似乎沾染到了身上。王俊凯嗅了嗅指尖萦绕的一缕似有还无的清香,放下手,锁上手机屏幕。


 


秦铭抱着包走过来,正想喊王俊凯,敲门声却突然响起。两人对视一眼,王俊凯低声问:“不是说庆功饭下礼拜一吃吗?”


秦铭点点头:“航哥是这么说的。要开门吗?”


王俊凯颔首:“去吧。”


 


让人意外的是,进来的居然是戴着口罩的陈欣然。


王俊凯挑挑眉,好奇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
 


示意秦铭把门关上,陈欣然道:“今晚有空吃个饭吗?”


两人闻言都微感诧异,陈欣然一向不是主动的人,连顾扬都担心她这温软又与世无争的性子在娱乐圈会受欺负。但她这会儿却只身来到王俊凯的休息室邀他一同晚饭,不免让人心生疑惑。


 


“顾扬也来吗?”虽然明知陈欣然胸无城府,但王俊凯还是绕了个弯想试探一下对方的邀约目的为何。陈欣然摇摇头:“他不来,是有人想见你。我算是个传话的吧。”


 


王俊凯闻言又是一愣,越发摸不着头脑:“谁啊?”


“那人说不能告诉你,不然你一定不肯去的。”


“知道我不肯去还要约我?这不合逻辑吧。”


 


见王俊凯耸耸肩,似乎打算拒绝。陈欣然一下子急了,就说:“我只能跟你说你不去是要后悔的。”


 


王俊凯看了她半晌,终于笑了笑。陈欣然觉得心里发毛,低着头不跟他对视。


 


“行吧,刚好我今晚也没事儿。”王俊凯站起来,把手机攒进裤兜,“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去一下。你不会坑我的对吧?”


“当然了!”陈欣然点点头,口罩挡了大半张脸,目光却坦然得毫无保留。王俊凯无奈地摇摇头:“你呀,还真得让顾扬看好了才行。”


 


陈欣然皱了皱眉,似乎不懂他干嘛突然提到顾扬,下一秒电话响起,王俊凯一笑:“去吧,别让他担心啦。”女生点点头,转身打开了门,出门前回头叮嘱道:“你一定要去啊,地址我马上发你微信。”


 


王俊凯扬扬手,示意她快走。


秦铭背着包跟在王俊凯身后,离开了休息室。


 


“哎凯哥你真的要去啊?”


“反正没事儿就去看看呗。”


“真的没问题吗?要不我跟你一起吧?”


 


王俊凯笑了笑,点开了陈欣然发来的消息,仔细一读,笑容僵在了嘴角。


 


“……这么巧?”


“啊?”秦铭对他的答非所问一脸不解。


“哦没事儿,你送我过去就行了,我自己能回家。”


 


既然话说到这份上了,秦铭也不再坚持,心里盘算着到了之后得把地址共享给齐远航,免得到时候出什么岔子。


 


说是晚饭,其实首映结束之后已经过了九点半,磨磨蹭蹭收拾下东西再开车穿过半个北京城到达目的地,已经是半夜了。王俊凯下车之后向秦铭挥了挥手,理了理口罩,便头也不回地走进了那个久违的大门。


 


鼓点打着节奏咚咚作响,王俊凯感觉自己的心脏也随着场内热闹的音乐跳动得越发激烈。上一次到这里来已经是半年前的事了吧,回忆起当时在王源面前情绪失控般的酒后失态,心里又羞恼是又是后悔。


 


原来才过去了半年,王俊凯心中感叹。这半年好像经历了很多事情,让他误以为度过了几年的时间光被压缩成了短短的六个月。穿梭在喧闹的舞池,目光在熙攘的人群中搜索,他却不敢妄想能从黑压压的一片中,找到那个当日拉着他的手腕带他穿过人潮的王源。


 


来到了约定的包厢前,王俊凯深吸一口气,重重呼出,犹豫半晌终于推开了门。


 


昏暗的房间里,唐凝雪白的指尖夹着一根烟,燃烧出袅袅的薄荷味浓雾。


 


蓦然抬起头来,两人对视半晌,唐凝先点了点头:“来啦?坐吧。”


王俊凯摘下口罩坐到旁边的沙发。虽然看到约定地点时心里早已有了考量,但当唐凝本人出现在面前,王俊凯仍然没有做好准备要如何与她交谈。


 


“吃饭了吗?要喝点什么?”唐凝灭掉烟,尽着地主之谊,姿态淡然大气。


王俊凯心里对她多了一分赞赏,脸上依旧不露痕迹,只是轻松如朋友般打趣道:“听说有人要请吃饭,我就空着肚子来了啊。”


唐凝一笑:“是我疏忽了,那点些吃的,我们边吃边聊。”


 


随意点了些吃的,很快就送上来了。虽然忙了一天,身心俱疲,但此刻的王俊凯丝毫没有一点食欲。唐凝为了什么找他,他心里多少有点计较。两人间唯二的联系,一是戚笑风,二便是王源了。


 


看王俊凯没吃几口便放下了餐具,唐凝知他心中烦躁,本也不打算卖关子,便决定直奔主题。身子稍稍前倾,唐凝慎重道:“我找你其实是为了王源的事。”


 


刚喝下去的饮料在喉间噎了一下,王俊凯放下水杯,把茶水咽了下去。


唐凝这句话对王俊凯而言,其实算是意料之中,但在从她的立场来看却是情理之外。


 


“你说的是什么事?”


王俊凯皱了皱眉,想不出个所以然。


 


“我跟他只是朋友关系,仅此而已,这点你可以放心。”


“……所以呢?”


“三月拍戏的时候我不在,但欣然全程都待在你们身边。所谓旁观者清,有些事情,外人不说,不知道你们俩要纠结多久。”唐凝耸耸肩,摸出一根烟点燃。


 


王俊凯皱眉:“你究竟想说什么?我没有王源那么聪明,你有话就直说吧。”


 


唐凝吐出一口烟,低下头笑了笑,似乎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重新抬起了头:


“我跟戚笑风是不可能的,这句话是我让王源跟你说的。没有别的意思,就是转述一个事实,希望你能从朋友的立场劝劝戚笑风。只是没想到一句话能让你失态到那种程度,是我大意了。”


 


王俊凯一愣,那些不甚美好的回忆涌上心头,压抑住情绪,他只好抿紧了唇不说话。


 


唐凝接着道:“你的心思王源未必能看出来,但我跟欣然都是女人。你要知道,女人的直觉在感情方面都是很准的。况且欣然一直跟你们在一起,许多事情她自然是看在眼里的,不说穿不等于不知道。


 


你喜欢王源这件事,只要用心去看,根本掩饰不了。”


 


王俊凯彻底愣住,他从未想过有一天,这句话会被一个外人用这么不容置疑的语气坦然说出。思维顿了顿,回过神来,王俊凯忽然意识到,在唐凝面前,似乎不需要再隐藏。


 


“喜欢又怎样?我们可都是男人。他是王氏总裁,我是人气偶像,难道还能抛弃家人,背负全世界的骂名双宿双飞?”王俊凯扯了扯嘴角,接着道:“况且,事到如今,我跟他之间的可能,比你跟老七之间,更微乎其微吧。”


 


唐凝皱起眉:“我的事自然有自己的原因,你什么都不知道有什么资格评判。”


王俊凯晃着脑袋:“那你又有什么资格插手我跟王源的事?”


这句话就明显带着刺了。


 


唐凝没想到王俊凯居然这么情绪化,一下子被堵得说不出话。换了别人可能转身就得走了,但唐凝到底是见惯世面的,硬是忍下了王俊凯这口气。她只是不愿意自己的事情成为别人感情中的芥蒂,约来王俊凯的目的是把误会解释清楚了,接下来的事情就看他俩的造化罢了。


 


平静下来,唐凝垂着眸子道:“我跟王源是在美国读书的时候认识的,那时候我们班就三个中国人,性格也玩得来,很快就混熟了。”


 


三个人?王俊凯虽然不解,但却忍住了冲到嘴边的疑问,决定安静下来认真听唐凝的话。


 


“王源就是那种外冷内热的性格吧,要交心也是真交心,但都不怎么挂在嘴上,看上去就总是很冷清。后来我跟沛然在一起之后,他也从不会觉得自己被孤立什么的,就是很相信我们。那时候的日子每天都很开心,我们三个一起去食堂抢位置,一起开车去旅游,一起在公园的草坪上晒太阳。”唐凝的语调带着些压抑的颤抖,目光也停驻在面前虚无的一点上,似乎在回忆着过去的时光。


 


“我们看他一个孤家寡人的,也想过给他介绍女朋友。就说我们结婚了可不忍心看你单着,于是就总给他乱牵红线。其实喜欢他的女生还真不少,但他就是谁都看不上。”唐凝抬了一下眼睛,把燃尽的烟头碾在烟灰缸。“我们问他很多次喜欢怎样的人啊,为什么不肯谈恋爱啊,他都只是笑着摇头。后来我才知道,他心里大概是有着一个谁都无法代替的人。


 


而他第一次跟我说起那个人,是在沛然的葬礼之后。”


 


唐凝声音喑哑,不可抑制地带上了哽咽,她抬头看了一眼王俊凯,解释道:


“陈沛然,是我未婚夫,也是欣然的哥哥。那年暑假我们去攀岩,他为了把我托上山顶,失足摔下了峡谷。”


 


王俊凯看着面前一层层把自己内心剥开的唐凝,心中不忍,却又无法开口打断,只能咬着牙,等唐凝自己把故事说完。


 


“那时我们已经快毕业了,说好一回国他就要娶我,然后一起环游世界,去所有最危险最漂亮的地方,拍属于我们的,独一无二的婚纱照。


 


他求婚的时候,只有王源一个见证人。他走了之后,也只有王源能够证明,我跟他之间所有的故事都是真实存在过的。”


唐凝吸了吸鼻子,自嘲地笑了一声,接过王俊凯递来的纸巾:“不好意思啊,我本来要说的是王源的事儿来着。”


 


王俊凯摇摇头,想说些什么,声音却堵在喉咙发不出来。


 


“我相信如果不是因为我,沛然不会死,所以当他父母对我怒目而视,甚至尖酸刻薄地骂我,我都可以全盘接受。但我不能接受他们否定我们之间的爱。我当时觉得很绝望,很无助,为什么上天要在我最幸福的时候夺走我的未来。


 


那时候陪在我身边的只有王源,他跟我说,其实我已经很幸运了,得到过所爱之人的爱,也给予过所爱之人我的爱。他告诉我,有些人我们得不到,就只能让他永远活在我们心里。给过的爱都是真的,经历过的时光也是真的,而没有未来也是真的。


 


如果没办法忘记,那就不要忘记好了。因为哪怕遇到再多的人,我们都很清楚,没有人能代替他的存在。”


 


听到这里,王俊凯似乎有一瞬间明白了唐凝想跟他说的究竟是什么,一闪而过的恍惚。那丝了悟走得太快,根本来不及捉住,它便狡猾地溜走。


 


“王源跟我说了他的故事。”


唐凝的情绪渐渐平息下来,语调也逐渐稳定:


“那个故事里,有很多首很好听的歌曲,它们全都有着动人的旋律;还有沉重的书包、王源系不上的鞋带,学校后门的红豆奶茶、重庆的红油火锅和小面……


 


最重要的是,故事里有两个少年。


年幼的那个叫王源,年长的哥哥叫王俊凯。”


 


坐在对面的人早已红了眼眶,双手用力握成拳,牙关紧咬,浑身颤抖,却是满腔情感无处抒发。唐凝见状,不禁温柔一笑:


“他说那是他的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日子,他再也不会遇到另一个王俊凯,更不愿意有任何人代替他在他心里的存在。”


 


王俊凯忍耐许久,泪水倔强地停留在眼眶。


胸口似乎被什么填满,堵在喉咙咽不下去,也吐不出来。


 


他时至今日才意识到,当年的自己是多么的愚蠢和幼稚。王源其实那么期待他开口说一句不要走。而他却一声不吭,故作潇洒,亲手放走了那个全心全意把他放在心尖上的少年。


 


“王俊凯,他曾经真的真的真的很爱你。”


唐凝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清冷,像冰刀一样狠狠地扎进王俊凯的心底。


 


——可那毕竟都只是曾经。


 


王俊凯双手紧握,炙热的泪在手背上熨烫下一个又一个通红的伤痕。


他想起最后一次跟王源说话时,那人明亮的眼睛填满无奈,叹息般地答了他一句:


“我都依你。”


 


——那么现在的你,还愿意重新爱我一次吗?


 


 TBC




陈沛然是唐凝的执念


王俊凯是王源的执念


忘不掉所以选择铭记


宁愿一辈子于心有愧


也决不让另外的谁来代替




谢谢看到这里的你


期待你的评论


晚安




by西路

评论

热度(174)